【2002/11/11 聯合報】  

【記者朱慶文/台北報導】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 四十年代海軍白色恐怖事件,因相關檔案已銷毀致平反困難。但今年海軍總部成立專案小組後,訪查到當時的管訓隊副隊長周漢傑、「鳳山招待所」所長劉侑等兩名關鍵證人,訪談紀錄證實當年受牽連被捕官兵達二、三百人,前參謀總長劉和謙、前海軍副總司令鄭本基、中船董事長羅錡等人,當時都是階下囚,讓這樁半個世紀前的海軍白色恐怖事件的平反,露出曙光。

      
     相關文獻記載,我國海軍在民國四十年前後發生大規模整肅,以時任海軍官校校長魏濟民為首的閩系軍官、海軍官校學生為整肅對象,鮑一民、莊懷遠等十七名軍官被捕後遭害,其餘官兵送往「鳳山招待所」拘禁,再依情節送往反共先鋒營、管訓隊等地,接受思想教育或再送至國防部審訊。



位於鳳山的"海軍明德訓練班"
即是當年的鳳山招待所

       據財團法人戒嚴時期不當叛亂暨匪諜審判案件補償基金會統計,目前該會受理海軍白色恐怖事件申請補償案達三百餘件,超過「鹿窟事件」的一百一十二人,是戒嚴時期牽連人數最多的冤案。但因時間久遠,海軍總部已無當時檔案留存,造成蒙冤官兵難獲平反及補償。


   
   由於當時被捕的官兵包括劉和謙等海軍將領,海軍總部極重視,即指派少將副參謀長徐台生組成七人專案小組調查,終於在今年訪查到當年負責看管劉和謙等「叛亂分子」的幹部周漢傑、劉侑,取得關鍵證詞。


      根據周漢傑的說法,卅八年五月,海軍總司令桂永清下令將一批年輕軍官以「匪諜嫌疑」逮捕後,交由陸戰隊第二師看管,桂並告訴師長周雨寰說,「嚴加看管,候令處決」,由於時間倉促,周雨寰選任少校參謀鍾壯宇兼任管訓隊長,他則任副隊長。

      當時周漢傑在管訓隊接收的對象,包括十八名卅六年班海軍軍官,其中有劉和謙、鄭本基、羅錡及前國防部常務次長區小驥等海軍重要將領。周說,他慶幸劉和謙等人從當年冤獄危機中倖存,海軍優秀人才不至折損殆盡。


      管訓隊抵台後便住在海軍官校,後來分為兩部分,除劉和謙等六人繼續至陸戰隊司令部看管,直到民國四十年獲釋回到海軍,其餘則送往南投的反共先鋒營。而當時遭看管的官兵住在日軍遺留的簡陋鐵皮屋,沒有人身自由,不得對外通信,並須接受思想教育。


      當時任「鳳山招待所」所長的劉侑則表示,鳳山招待所其實就是看守所,拘禁的都是由海軍總部台灣工作隊逮捕的軍中政治犯;所方則稱人犯為「來賓」,政治犯在看守所由海總政戰部第四組審訊組審訊後,再視情節輕重,送反共先鋒營或是周漢傑的管訓隊。


      劉侑指出,「鳳山招待所」應就是陸戰隊在鳳山明德班的現址,初成立為臨時編組,後來才劃歸海總政戰部第四組管轄,為求隱匿,對外均稱「招待所」,受難官兵的兵籍資料上只有少數紀錄顯示過「鳳山招待所」名稱。

此身願為同胞死  雄心但虛與願為   但能有身能自奮   何愁他日不雄飛          

網頁設計:Jam

 

建議使用IE5.0以上瀏覽器及800*600解析度觀看本網站